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人心

人心



我说,本性恶毒有错吗?

天底下没有什么比做坏事更让我愉悦了。唯一栽倒的是佰年前那回,不知是哪来个丑怪女巫拿香灰抹了我的脸,害我被打回狐狸真身,躲躲藏藏好久才免强可化人。

不过能活到这文明的世代真是一种享受,现代传递讯息的方法太多,而人心却又如此薄弱,往哪扇风往哪倒。

我坐在个人专属的秘书室里,闲闲的逛着网路购物,我的工作就是陪陪老板聊聊天打发时间,偶尔光鲜亮丽的陪着亮相,狐狸精也有勤奋工作的。老板娘?

拜托,那老女人不止徐娘全老还风韵无存,登的了台面吗?

扣扣的声响有人敲门:「请进。」

进来的是公司里的会计Fala。

「NANA,这些文件要请老板签名。」Fala用她短小粗肥的手将文件递给我,我笑容甜美的收下,天阿,今天她穿的是什么灾难,明显过小的黑色西装外套将她的蝴蝶袖圈的一捆一捆,里头是件起毛球的鲜蓝色高领毛衣,肚子的肥油也吸气收一收,桌子都要被顶翻了!

「Fala你今天穿的好好看,这件毛衣的颜色真亮眼。」我站起身接过文件,走到她身旁拉着手臂亲昵的称赞。

她黝黑坑洞的脸皮泛上一层暗红:「谢谢,我也很喜欢这个颜色。」「咦?你今天没绑马尾!还剪了刘海,怪不得我觉得你今天特别不一样,整个人都好看起来。」她扭捏的摸着刘海:「我也不太习惯,会不会很奇怪阿?」我轻拍她的肩膀:「哪会怪,新发型很搭你,要有自信一点!不过…突然想改变,该不是恋爱了吧?」她露出害羞的微笑:「没有啦。」

自此我就跟Fala熟了起来,和这种人当好朋友还挺容易的,人没自信外表也丑,哄个几句就掏心掏肺把我当至交知己,什么大小事都跟我说的一清二楚。

当然内容也包括隔壁公司的Jim,一个友善平凡的男子。

据Fala和我个闺房私语来看,Jim最近都会相邀Fala一同外出用午餐,两人似乎很有好感。

唉呦,多么感人的爱情故事。我边听边嘻嘻的笑着,不是看上外表而是被内心的良善温柔所吸引,这么好玩的事凭空送到我面前,不参与一番可真暴殄天物。

我向Fala提议不如约个假日一起用餐逛街,好替她鉴定鉴定未来的男友,还可以顺水推舟的让他们感情加温,她还傻不愣登的开心答应,真当我是好姐妹来着。

那天我特别下了工夫,清雅的淡妆配上白色短洋装,微甜清新的花香调香水。相比之下矮肥粗短,毫无品味的Fala还真像个跟班的佣人。

Fala害羞的微笑露出泛黄的牙齿向我介绍着:「Jim这是NANA,是我最好的朋友。」Jim有礼的向我握手致意:「你好,Fala很常提到你,说不但人漂亮心也善良。」我垂下眼帘甜笑:「Fala把我说的太好,我才羡慕她可以遇到你这种好男人。平常都在秘书室里,没什么机会认识人。」逛街的时候我刻意扭了脚,Fala急切的关心我:「这样不行,扭的好严重怎么办阿?」「没关系,我搭计程车回家好,难得你们出来约会我当电灯泡就很不好意思了,总不能还扫了你们的兴。」我搭着Jim的手尝试着站起来,却又拐了一回。

「不如Jim你送她回家好了,我搭捷运,我不放心她一个人。」Fala对Jim提议。

「Fala…」我还想多说什么却被Fala打断,

「没关系的,你是我的好朋友。」Fala咧着嘴露出真诚的微笑,伴随着一口黄牙。

Jim将我送回家,一路上小心奕奕的扶着我:「Jim你人真好,我阿真的好羡慕Fala的运气,可以遇到你这么真心爱她,又温柔体贴的男人。」Jim红了耳根:「你把我说的太好。」Jim扶着我回到公寓,将我安置在沙发上:「真的很谢谢你,害你们不能约会。不然我煮咖啡向你赔罪。」「可是你的脚?」Jim犹疑的看着我

「我可以的,只要你愿意扶我过去,厨房里有高脚椅我可以坐着。」我向他露出灿烂不容拒绝的微笑。

那天之後,Jim跟我也熟悉起来,他和Fala的午餐聚会渐渐减少,却越常出现在我的公寓。当然Fala是一无所知,还真以为Jim只是忙于工作打拼。

Jim压在我的身上,吻着我白细而稚嫩的颈肤,略为粗糙的手掌轻扶柔软腰只,下身的律动不断挺近。

我的双脚缠绕于他的背部,下身的力道一缩一放,刺激着男人的敏感神经。

他将我扶起,坐在他的双腿上,双手勾着他的肩背扭着腰只上下进出,狭紧的内部让男人发出低低的吼叫,一只手移到我浑圆坚挺的胸部上使力的揉捏,淡红的印子映的肤色更加白皙。他的唇贴上我的胸口,野蛮的留下粗鲁的印记。

我轻咬着耳垂,在他耳边发出淫靡勾人的娇喘,倾诉我有多么喜爱他深深的进入使力的上我。Jim被满室的浪语激的更加卖力,再用力些再用力些,我仰着背喊着,直到Jim的体液奔洒在我的体内。

「你的皮肤触感好柔嫩。」Jim躺在我身旁,手掌在我裸露的背部上下滑动。

我侧过身更贴近他的胸膛,扬起脸抿着嘴娇嗔的看着他:「被你乱摸的好痒。」他将我紧抱:「认识你真是我最幸运的事情。」我也觉得很幸运,果然采捕还是年轻人的好,公司那老头采捕不了多少还倒花我一堆力气。

有人说外貌不过是皮相,人生在世有多少事情应该要努力学习,外在不过是沧海一粟不足一谈。哼,那都是丑人安慰自己的鬼话。活了那么久,还真没见过男人不爱美色。

我坐在办公室里悠闲的补的妆,现代的化妆品可真比以前好几倍。咖啡摆在键盘的右手边,又是欢快美妙的一天。Fala那丑女人一脸悲愤的冲进我的办公室。嚷嚷着我背着她抢男人,人类真是种奇怪的生物,自己的东西不看好还怪别人拿了去。

我悠悠的对着她说:「谁叫你长得丑,光呼吸就是种罪过。你那绿豆眼的眼皮最好扒开些不要乱得罪人,我是你可以随便指着鼻子骂的吗?再说,人家有承认过是你的男朋友?该不会是你一直不要脸的送上门被人家拒绝,才跑来我这怨天尤人?」我往她面前一站,手指点点她的鼻尖:1「要怪就怪你爸妈没把你生的好些吧。」我撇下兀自在那发傻的Fala,愉悦快心离开办公室,天底下没什么比恶意更加美好的了。

之後几天,Fala没有上班。再过几天,公司一阵骚动,Fala上吊了。谣传她搭上一个金发碧眼的家伙,被骗光了积蓄,受不了失财失身的打击就自杀了。

「可是我看她之前跟隔壁公司的Jim很好阿?」公司里的Ann好奇的问着我,我摇摇头抹去眼角的泪:「我之前看她一个人很可怜又一厢情愿,才替她瞒着,你可别说出去。Jim根本不喜欢她,是她自己单方面一直跟踪骚扰,本来Jim要去报警,还是我拦着不让的。」很快的,没人再对Fala的死感到半点惋惜。

带着一身酒气回到我的狐狸窝,室内的灯一明一灭,我的祖宗奶奶,厉鬼锁命是吧?一缕白幽幽带着一片红的身影立在闪烁的灯光下。

我不住笑了出来:「可惜你做了鬼,还是个胖鬼!」穿着红衣上吊而死的Fala朝着我冲过来,还真不自量力。刚死就想跟狐狸精斗,凭什么?随便一挥,连个碎片都没留下。

室内的灯光恢复明亮,我打开电脑坐下点开求职网,该换个工作再找个目标来玩玩了。

我窝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有些声音总是好的。

不想一个人。

三个月前,我还是一个人人称羡的高知名度造型师。成功的事业、俊俏挺拔的老公、美好甜蜜的婚姻。哪个女人不艳羡?

那个空气中还带着冷意的晚上,刚结束一个专访通告开着车在回家路上,一切都那么美好。虽然很疲累,但我的脸上却挂着笑容,还有谁比我更幸福?尤其今天还是结婚七周年,去年的礼物是一对T牌钻石耳环,收到的隔天我刻意挽起头发,绑了包头露出耳垂。看到的人无不露出称羡又既妒的眼光,我心头嘴角微微上扬,是阿,是该被忌妒的。

某个嫁了小开的女艺人在後台瞧见了,朝我走了过来:「蓝蓝,你这耳环真好看,我上个月也买了类似款,就我耳上这副,不过比你这副还贵就是。」我转头朝她微笑往她耳上看去,瞧她笑的花枝乱颤的:「不过我这副有纪念意义不一样,昨天结婚纪念日老公送的嘛。」我转了转眼做思考样:「但文婉你这副,我记得我前天替李真做造型的时候,瞧见她有副一模一样的。」我故意让音量不大不小的,一堆人竖着耳正仔细听着。

文婉脸上神色一变,硬是挤出僵硬不自然的笑容:「是喔,太巧了吧!哈哈…我还有下个通告,蓝蓝我先走了喔。」落荒而逃,哼。

谁不知道她那小开老公老早勾搭上李真打的正火热,李真那副不就是她老公送的定情物。敢情吃起醋来自己砸钱买了一模一样的,还敢带出来丢人?嘻嘻。

我将车驶进车库,对着车窗整理容颜,今年又会是怎样的惊喜?

踏进家门,蜡烛摇曳着昏暗的灯光,客厅的桌上摆着一张光碟。带着些小跳步我踏往前方将光碟放入机器中,想必是老公的真心告白吧?

我按下开始键。

无声的画面里是一个纯白的房间,画面中央除了一张白色的双人床外空无一物。

一对男女从画面的下方进入,女人背对着镜头,裸露的纤细腰部被男人搂住,正热烈的缠吻着。

男人迫不及待的脱下女人的衣物,双手恣意的抚摸。很快的把女人压向床上,黑色的底裤还挂在女人的足踝上。

女人纤弱的双脚勾着男人的背脊,而男人的腰臀激烈的不断往前挺进,明明安静的很,我却能想像出画面中那男人的低沉嘶吼。

淫靡赤裸的交媾画面在眼前上演,握着摇控器的手止不住颤抖。

女人一直很技巧的没有露出脸孔,但男人的面孔十分清晰。

回旋的楼梯传出声响,我回头望,一个带着泪痣的女人挽着我老公的手走了下来,长长的眼尾带着笑意:「结婚七周年快乐!」她走到我面前,细致姣好的五官带着嘻谑的神情:「好看吗?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我转头望下老公,他却撇了开来。

她的手扶上我的肩膀:「别看了,你不知道男人变心就变了个人吗?还指望他帮你什么?再说…这影片他也有份阿!」老公终于出声,叫的却是那女人:「非非!」软弱无力的…女人没回头只是随意挥了挥手:「没事的。」她递出手里的一张纸:「签了吧,起码你的还是你的。」我咬了牙瞪着她:「我可以告你!」

女人却勾住我的手笑的站不直身:「我说你拿什么告我?」身後的男人,依然没有出声…我还是签了那张纸,那女人照约定该我的一毛都没多拿。她说,她只对搜集各式各样的故事有兴趣,我不懂她的意思,也不想懂。

悠悠的擦着指甲油,窗外有个不成气候小妖在那里窥探。我往外龇牙低吼一声,它被吓的一溜烟跳开,嘻嘻。

这阵子真是闷的让人发懒,除了前阵子勾了人家的老公还稍稍有趣些。

我想我算是做善事吧?这种随便勾了就愿意抛弃老婆的男人,早点看清也是种福分。

狐狸也有颗善良的心阿!

毕竟改变得从来都是人心而非我。

电视上的节目又有一对名人夫妻正在主持人的访谈下侃侃而谈他们有多幸福,我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又有一阵子不无聊了。

一如往常我先离开和老公一起创立的补习班先行返家,这几年名声打响招生也越来越稳定,总算能够轻松些不用没日没夜的待在补习班里头忙。

回到今年初大手笔买下装潢的新家,我露出满意的微笑,里头不管多细小的枝微末节都是我和设计师反覆讨论,一手监工打点出来的。来拜访亲友都大加称赞,连带老公都觉得面上有光,抱着我宠溺的说娶到如此帮夫的老婆真真三生有幸。

换下套装,我穿起简单的家居服来到厨房,这几年吃外食吃到腻,老公希望在补习班上轨道的同时也能多享受一下家庭生活,吃吃老婆的手艺。这点我倒是很乐意,毕竟本来就喜欢厨艺只是以前没时间打理。

我在柚木餐桌上铺上餐巾将饭菜一一上桌,老公也回到家:「刚好,我刚煮好,换下衣服快来吃吧。」我边将围裙脱下挂在厨房墙上挂勾。

老公看着桌上的菜肴一脸满意,手中筷子动个不停:「最近生意愈来越好,要多几个新人才忙的过来。」「早帮你训练好了,上个月我不是帮招了几个行政助理,里头有个叫非非的女孩挺机灵的。」「有这回事?」

我伸手撵去老公嘴角的饭粒,都快四十的男人私底下还是像个大男孩:「林大老板真贵人多忘事,来的时候我还给你介绍过,就眼角有个小小的泪痣,眼睛长长、黑色长发的那个阿。」老公放下筷子带着饱足的神情:「我不记得这回事啦,你明天再给我介绍介绍吧,不然最近招生忙得紧你没空打理我这师资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都快乱成一团了。」「好好好,这下可都成我的错了。」我嘟着嘴抱怨,老公起身走到椅背後环抱着我:「我怎么敢抱怨我的老婆大人,没有你我哪能当什么老板?」顺势亲了我的侧脸,我拉着他的手臂回头笑骂:「都几岁了还这么爱揩油,不正经。」虽然三十有五,但我自认身材我倒是保养的不输二十岁的女孩儿,每天的饮食节制加上运动我可是一点都不马虎的。

老公的双手伸进我薄薄的白色长T扶在腰间,我刻意将纤细的小腿往他身上蹭去:「这么急?」老公一脸坏笑:「这么性感的老婆,谁忍的了阿?」顺势将我的长T撩起,露出未挂寸缕的上半身:「白嫩嫩的看了就想咬一口。」就算是夫妻多年,每每如此露骨的言语仍会让我两颊飞起红霞,半垂着眼帘娇声骂道:「老大不小还这么登徒子样!」老公这下可不接话,专心致志的在白皙身躯上探索不已,惹得我不住微微喘息。他将我打横抱起往卧房走去,我将脸深埋在他的颈窝,温润的舌尖在他的肌肤绕着圈。

结婚多年,即使对彼此的身体已无限熟悉,一但赤裸相对慾望总还是炙热燃起,他用指腹在下半身轻微的摩擦,可以感受到湿润的爱液与指尖相交,一片湿滑。

我们在铺着米色底粉色碎花床单的床上交缠摆动,闭着眼冲击的力道将我带往半失神的某处,双手只能无力的挂在老公的肩颈。

翌日,我将非非调往老公身边当随身秘书,毕竟补习班里有太多事情需要打理而最近又是招生的火热季节,自个都分身乏术。总得在老公身边放个机灵点的人好替他处理杂事。

非非这女孩一来面试的时候我总觉得很投缘,二十岁上下,弯弯的长眼总带着笑,眼下的泪痣让她更形腼腆,讲话也是秀秀气气颇有大家闺秀之风。不过教她的事情却学得很快一点就通,待人又和气有分寸,颇得我的心。

将他调往老公身边,一方面是看他聪明伶俐一方面也看她也不是狐媚子似的女人,女人嘛,谁不会对自己事业有成的老公多放点心思?

很快的她就将老公那的公事打理得服服贴贴,连带我也少操许多心,看她一个人孤伶北上的,有时就带她一同回吃饭,毕竟两个人饭菜变化总是少了些,多个人吃饭热闹热闹也是很好。非非很快的跟我们夫妻俩热络起来,有时候假日也会带着他一同出游,就像是多了个妹妹般。

过了一个多月,招生的忙碌也告一段落,原本准时的月事却晚了两个礼拜。

到妇产科检查才发现有了喜。这对我们夫妻来说是一件大事,毕竟原本没有想过孩子的我们也年近四十,开始希望新生命的到来。

我压抑着狂喜的心情回家等待告诉老公这个好消息,初闻消息的老公灵魂似乎出游了几分钟,而後才紧抱着我大声的叫喊,随後又紧张的扶着我的肩膀问是否会太激动会不会弄伤肚子里的宝贝。

高龄产妇的确是不好当,该累的该恶心水肿的我一样都没少,为了安胎连补习班我都少走动,将事情交代给非非打理。怀胎十月,好不容易产子,我跟老公去拍了全家福,照片里头我们笑的甜蜜,事业有成又喜获麟儿,如此幸福又夫复何求?

那天晚上,老公打电话回来说补习班很忙走不开,要晚点回来。久未到补习班走动的我想说带着孩子去看看也好,将孩子放置在孩童坐椅上开着车前往。

我按下电梯到达最高层的办公室,外头秘书的座位却不见非非的身影,我看看时间也九点近十点,大概是先下了班。

我伸手要推开老公办公室的门,却从里头听见不该存在的声音。

是女子的淫叫。

伸出的手僵硬在半空中,我的脸孔冻结如冰。我缓慢的推开门扉,非非纤瘦苍白的身躯倒卧在办公桌上,身上压着的我一丝不挂的老公,我咬着牙一字一字的缓慢出口:「这就是你忙不开的理由?」声音里的温度冻的我抱着孩子的手发颤不已,正沉醉在女体欢愉中的老公惊吓的看着我,连衣服都没穿就跪在我身边拉着我请求原谅。

我瞪着慢条斯理穿着衣服的非非:「我待你如妹妹,你用这样回报我?」她原本腼腆的脸孔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眼神中尽是波光流转一脸柔媚:「我可曾求你待我好?」语气中尽是无辜。她将外套拎起,大步的走向外头:「再说,是你老公来招惹我的,没管好自己的老公就别怪到别人身上。」我跌坐在地,老公紧紧的抱着我和孩子请求原谅,说因为我怀孕要忍着,但生产後身体又虚得很,怕我劳累忍着不跟我发生关系,所以才一时昏头,以後绝不再犯。

我望着一脸忏悔的老公:「真的不会再背叛我?」「我发誓。」後来,非非主动离了职,我跟老公回复了日常生活。只是他不1再去补习班改在家里多花时间好好陪我和孩子,补习班的事情我们请了个专业经理人代为打理。

婚姻是有了裂痕,但我爱他也相信他,我的世界不能没有我老公的存在。这道裂痕,不管花多少时间我们会慢慢弥补的。

这样就结束了?

我这狐狸精都还没正式登场,哪那么轻易结束阿? 嘻嘻,说到底这补习班的老板还真犯贱,老婆怀孕就小头取代大头,怪谁呢?

这次的老板娘倒也是个好人,不过谁叫他蠢,老公的大小事都交给别的女人打理,会出轨不是早该预料的吗?

本来被发现的那天晚上我就打算不玩了,但百般无聊之下放了个式神到他们家探望,却发现件极好玩的事情。

老公的略为乾枯的乾燥屍体被放置在餐桌椅上,老婆的身旁放着婴儿桌,一脸幸福的边喂着孩子边跟屍体老公温言细语的聊天,一家和乐的享用晚餐,也真真太有趣吧!

我收回式神,咋了咋舌。人类还真有趣,有时连自己都欺骗过去,将伤痕深埋在心,以为看不见,就不存在。

人心阿人心…嘻嘻……

我椅着枕头斜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清澄明净的夜空缀着几点闪亮星光,窗外有着细微的猫叫。我打开窗扉,奶油黄的虎斑猫一溜烟的窜了近来趴在窗台上赖着。圆眼一闪一闪的看着,我伸手轻揉它的後颈,它眯着眼舒服的发出喵呜喵呜的声响。

看来是有几年修练的小猫妖,通常这类小妖我都赶走了眼不见为净,但或许是太无聊,才反常的让它进了屋来。

百年前,我也曾静静的伏在木头雕花的窗台上。

那是一户富贵人家的三小姐,笑的时候总是弯着眼,温润的勾着嘴角。那一年她十岁,取她闺名中的一字做叠字当做我的名字,吃饭睡觉也总是带在身边。

我最喜欢初春的时候,和小姐倚着窗看着初绽放的园子。小姐会将我揽在手弯里,脸颊贴着我的皮毛,说着家里头大大小小的事情。

有时候很开心,写字写得好太太称赞,或是老爷经商远行回来,带了些稀奇珍贵的东西赏给孩子们。

有时候很难过,像是二姨娘在吃饭时偷绊了小姐一脚,砸破了碗,害小姐被老爷责骂。或是二小姐趁着老师不注意撕了小姐的练习纸。

听了我总是很生气的。

字节数:1503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