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我和三个女学生】

【我和三个女学生】



时间:夏天学生毕业考试结束的后3天(具体日期想不清楚了)。

地点:我的家(在学校教学楼后约300米,操场西边)。

人物:小颖(烟台蓬莱)姗姗(青岛胶南)雪莲(江苏连云港)。

……(她们来找我加分的过程我就不细说了呀)。

正文

“老师,把成绩给我们改一下嘛~~就加几分吧,求你了~”

“是呀,老师,不及格我们这三年就白上了。帮帮忙啊”

姗姗和雪莲几乎都快哭出来了,“老师,只要你让我们分数及格了,我们都听你的……”小颖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半截松身T恤缓缓的拉了上去,两个小乳房一下子就弹了出来。我早就忍不住了,(同志,我都和我老婆5天没有见,5天没有做爱了呀!对我来说简直是噩梦!)猛的一把先把她拉了过来。她脸红红地瞟了我一眼,微一挣扎,然后顺势俯倒在我胸前,她微翘的诱人樱唇一下子便给我吻上了,我从她微张的贝齿中伸进舌头,不停地撩动,又把她软棉棉的小舌吸进口里不停啜吸,祗把小颖的情兴撩得更加高涨。

她轻轻挣开我的拥吻,胸部急促地起伏着,满脸晕红,她穿着的半截松身恤衫被我不知在甚么时候顺手拉了下来,一对发育得完美无暇的奶子就在我的嘴边,它们不是太大,但微微翘起,犹如牛奶蕉似的翘在胸前,乳晕和乳头的颜色浅得就如同乳房一样, 如不是仔细观察,两个乳房就如同两团白玉似的,浑圆无暇,根本看不见乳晕乳蒂,真是上帝的杰作。

我可不客气,抬起头一口就把吊在嘴边的乳球吸进嘴里,一支手轻握捏着另一个可爱的乳房,那时我还不知小颖是否已经人道,但看上去她是如此年幼和矫嫩,所以我不敢太大力吸啜和搓弄,恐怕弄痛小颖。

我轻轻地把吸进口里的乳房细细地吻着,用舌尖轻轻卷扫着那微凸的小颗粒,用手轻轻摩擦着那滑如凝脂的乳房,那是充满弹力和生命力的,坚挺得就如二座小肉丘,我还感到乳房里一口硬硬的乳胚,由于我的搓弄而在乳球里滚动,她的乳房看来还末发育完成,但已是如此饱挺,如果完全发育,真是男人的至宝啊!蓬莱果然出美女!

小颖开始呻吟起来,她看见自己洁白如雪的奶子给我爱怜地啜着,一下子,她的母爱本能便由乳头引了上来,她觉得我就好像她自己的儿子一样,于是自然地,她便把她的奶子向我口里塞进去,压扁后的乳房使我的子都埋进乳房里,使我尽情地嗅着那少女芬芳的乳香。

小颖的裙子祗是用布卷成,膝间打了一个结,我很容易便摸索到她的私处,我轻轻一拉,小颖的裙子便滑掉地上,我沿着她优美的孤弦轻轻地抚扫着小颖潭圆而结实的臀部,一面还不断轻啜着那香郁郁的奶子。小颖没有穿内裤,很容易,我便找到我要找寻的地方,沿着股间,我摸到一块又凸起又凹下去的肉丘,肉丘上生了短短二、三分的茸茸毛儿,稀稀疏疏的,我用手去撩动着凹下去的缝隙,那里已经湿淋淋的一片,缝隙已经因情兴而大大地张开,我的手指很容易便触到内里热腾腾颤抖抖如花瓣似的嫩肉上, 把滑潺潺的淫水逗得不住往外渗,小颖不安地扭动身躯,我的口和手就如魔术家似的把她带到轻飘飘的仙境。

旁边的珊珊也早就脸红的控制不住了,并且把衣服早脱了。(她是我们学校女生中的小“大姐”,听说在青岛上初中的时候就很出名了)这时她一把将我拉了起来,我祗好依依不舍地离开小颖。珊珊紧拥着我,深深地吻在我的唇上,她的香舌便已滑进我的口里,她巨大的乳房如同两个气垫似的搁在我的胸膛上,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我把珊珊的大乳房推高起来,那春情勃发的乳头已高高地翘起,就如同二颗鲜红的叶子似的等人采摘,我俯下头去,用牙齿细细嘴嚼那半寸来长的嫩红乳头,珊珊亦俯下头去,让我含啜着另一颗肿胀的乳头,我互相交替的啜着、咬着,祗把那二颗乳头逗得更加胀大,就如同二粒熟得快要掉下来的果子似的。

珊珊捧着她硕大的乳房蹲下身来,用乳头去夹着我的阳具,轻轻地沿着我的阴茎上下磨擦,祗把我龟头上马眼逗得流下一条黏黏长长的液线来,就好像一条透明的鱼丝似的,随着我的抖动,凌空飞舞,把珊珊的乳头乳晕都弄得湿淋淋的。

我耸起臀部,把一根又热又大的阳具挤进她的乳沟里,我的阳具如同埋进两堆火热滑腻的肉包子中,说不出的快美。

珊珊的乳沟给我的肉肠挤了进来,光秃秃的卵蛋就如同一个滑溜的球子似的,沿着她的小腹上下滑动,说不出的舒服有趣。我不停地在她的乳沟中滑动,珊珊亦配上合拍的动作,含啜着那由乳沟中滑到她嘴边的龟头。

玩了一会儿,珊珊把我按卧在地上,跨骑到我的身上,用手扶着我的阳具带到她的阴道口,她早已湿润得不得了,很容易的,巨大的龟头已经陷进充满弹力的窄小阴道里头,珊珊放开握着阳具的手儿,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沉下去,把我阳具整条都吞噬了。

完全没有阴毛的遮挡,(她是白虎!!)我很清楚地看见两个可爱的性器官交接的情景,龟头最初是抵在一个微微张开的小口,当珊珊向下沉的时候,整个小口都给撑开,特大的龟头便这样纳了进去,把饱满的肉阜儿胀得更肥美,随着每一寸的进入,又把阴唇给带了进去、把肉阜顶得向内凹了进去,肉与肉的相连处,一丝黏黏的水渍沿着阳具流了下来。

我的阳具已给套进一大半了,但这时,珊珊提起阴户把吞进去的阳具又吐了出来,顺带把大阴唇和小阴唇也给勾了出来,红艳艳、水淋淋的,就如从油里浸过似的,闪闪发光,而且好像花瓣似的覆在龟头周围,就像头上戴了一顶肉红色的帽子,好不可爱。

珊珊把阴户沉下,不停地上下套动,我祗觉得阳具如同挤进一个紧窄而充满弹力的橡皮套子里,整条肉柱给又热又滑的嫩肉紧箍着,又酥麻又快美,我很快便配合珊珊的动作,当她沉下来的时候,我迎上去,她抽离的时候,我亦沉臀拉开,我们的动作越来越快,渐渐带起一片“吱唧,吱唧”的水声,珊珊畅快地呼叫着、舞动着,随着她的动作,她白生生的奶子就如同风中的气球,在我面前抛上抛落。

我张口接过抛过来的奶子,狠命地吸啜,另一支手亦捞住一个乳房,用力揉搓,祗把那浑圆的奶子搓得又圆又扁,好像厨师手下的面粉团一样。

我很想把整根阳具送进她可爱的阴户,但是珊珊总是及时避开,使我不能整根插进去,快把我难过死了。珊珊套入七寸长的一截阳具后,它已不能把其馀的两寸套进去,她感觉阴道已被填满了,再把其馀的一截套进去岂不是要被它插穿。所以每当我想尽根插入的时候,她便提起阴户,不让它更进一步。

这时,我的阳具就如同一根火热的铁棒,沿着窄小的阴道一路烙进去,祗烙得珊珊的阴道舒服极了,尤其是它暴凸的龟头,不时冲着她快感中的子宫,软溜溜的,麻酥酥地命子宫产生一阵阵难言的新快感,我怒突的龟头棱角就如同倒勾似的,不停地勾括着阴道的嫩肉,真是美死她了。

她的分泌不停地渗了出来,把阴道都填满了,我的阳具就如同水枪的活塞子,不停地抽压着她渗出来的淫冰,“吱唧、吱唧”的声音越来越响,交杂着珊珊高潮叠起的哼叫声,就像一首销□的乐章。

珊珊就如同一支野马似的在我身上驰聘,她拗起腰来,将含在我口里的奶子扯得长长地,最后“卜”的一声,由我口中弹出,疯狂乱舞着。她的身子再向后仰,两颗乳球就如同肿胀的氢气球似的高耸地升立在她的酥胸,随着她的动作左摇左晃,好像在向天空膜拜似的。她不知已经来了多少个高潮,一浪接一浪,而现在,一个更大的高潮正在来临,子宫好像痉孪一样,不停地收缩,她的阴道口就如同垂死的鲤鱼嘴,一张一合着吸气,磨擦着我火炙的龟头。最后,她瘫软了,无力地伏在我身上,呼呼喘着气,她臀部的动作静了下来,全身都给汗水湿透,一动不动,我正插得高与,这下子可就难过死了,我怎可就此停下来。我一反身,把珊珊反按在地上,一下子跨上去,阳具依然紧紧地插着她颤抖着的阴户。
我把珊珊的双腿压向她的肩膊,她光溜溜、粉腻腻、滑潺潺的肥美阴户便高高地耸露在我的眼前,我开始主动抽插着,珊珊想挣扎,但她现在已全身酥软,又怎能把我推开呢?于是,她就如砧板上的羔羊,给我按着,由慢而快、由浅而深,最后我把整根九寸长的阳具全根插入,连卵蛋都压在她的阴户上,她的子宫仿如给挤进胃里去,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觉又再升起,而且此先前更加强烈,她无力地把身子左摇右摆,嘴里“咿咿呜呜”地哼着,而我现在就如同一个疯狂的武士,把九寸长的阳具尽情插弄她娇小的阴户,我简直想连卵蛋都要挤进去,祗把珊珊插得死去活来,一阵阵酥酥的感觉由子宫升到脑溕,眼里浮起一圈圈快感的光晕,她的阴精已不受控制地狂喷而出,好像缺口的山洪,流过不止。她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扩张了,她尝到有生以来第一次最巨大的高潮,她双跟反白,纤巧的子一动一动着,口唇不受约束地张开,她终于给我插得昏死了过去。

小颖一直在旁观看,这时她看见姗姗面色苍自、口角流涎,好像死了似的,她不禁大吃一惊,赶快用力把我推开,祗听见“卜”的一声,如开香槟、如燃炮仗,我的阳具由阴户脱出,带出一团团好像肥皂泡似的阴精,从狂张的阴道口流了出来,把地面都弄得一团团污渍。

我整根阳具连卵蛋亦是一团团的淫水,阳具不停地抖动着,把沾在上面的阴精抖得点点滴滴地掉在地上。由于阴精的滋润,我的阳具好像更加粗壮了,而且湿润得闪闪发光,骄傲地直立在小腹上。我正插得红了眼,见到小颖正伏珊珊身旁,那小女孩优美而充满青春的躯体,令我更加淫兴大发,我一把将小颖反过身来,第一时间跪在她双腿之间,使她不能合起双腿。

小颖大吃一惊,她知道我想做甚么,虽然她先前肯让我又吻又摸,但那祗不过出于少女的好奇,她还是处女,(我后来才发现)如何能承受这根巨大阳具的抽插,她极力地挣扎,可是我已把她的双手按过头去,我的上身重重地把她压着,使她动弹不得。 小颖正想大叫,又给我用口及时封了,她祗能发出微弱的咿呜声。

我让出一支手来,把那根湿淋淋的阳具带到小颖的阴道口上,我略一用力,庞大的龟头已把阴道撑开,半颗龟头已陷进阴道内,尤于她的阴道实在太窄了,我已经不能再推进,何况龟头就如同顶在一块强力的弹弓网上,强大的反弹力好像要把闯进去的龟头挤出来似的。

我大吃一惊,好不容易才弄进去,又怎肯让它逼出来呢!我连忙用力一沉,“吱”的一声,整个如巨形鸡蛋似的龟头已全部挤了进去,由于极紧窄的阴洞挤压,我的龟头隐隐作痛,里面的阴道嫩肉就如同推土机,好像要把他的龟头推出来。她的大阴唇就如同喉码一样,紧紧的包着凹下去的龟头沟,而我硕大的龟头棱角亦好像倒勾似的,勾着她的阴唇,结实地把龟头藏在阴道内。小颖痛得双眼翻白,浓浓的柳眉紧皱在一起,尖渗出一颗颗汗珠,她张口叫痛,但立刻给我从她贝齿间啜出她的香舌,叫也叫不出,她祗急得眼渗出泪来。

那时我并不知道小颖还是处女,但感觉她的阴洞实在太小了,所以我也不敢疯狂乱插,恐怕撑爆她的阴户,我小心地探入,又温柔地拉出,来回在闯过的洞中进出,直至我感觉到开发过的地方没有先前那么狭窄,才再向前推进。

小颖可惨了,她从未被人开发过的肉洞就如给一个巨大的圆球挤了进来,把狭小的洞口活生生撕裂似的,赤赤地痛作。而且更难过的是那种胀破的感觉,就如同吃饱了的人,胀得得有点儿难受。

我的阳具就好像穿山甲般,向前开戳,把她如鸡肠般细小的阴洞撑得好像猪大肠一般,祗痛得小颖冷汗直冒。

当我把阳具抽离时,她不禁轻松地透了一口气,那种令她有如呕吐的胀痛感觉也随即消失,但不多久,我又把我的阳具沉下,把那种又胀又痛的感觉再一次塞进去给她,可真把小颖难受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颖的阴道已给我开发到了尽头似的,但我低头一看,祗不过才进入四、五寸,还有老大一截留在外面,我的龟头到一个硬硬的小东西,巨大阳具始终无法整条挤进去,这个地方硬硬的,也好像我的龟头,虽然和我的龟头撞,但也可以挤开,原来我已经到达小颖的子宫口了。

我转动一下身子,用手重重地压下小颖的左腿,由于这下转动,小颖的盘骨就如同一扇活门似的向外一分,我的体重把龟头硬挤了进去,祗听见小颖惨呼一声,她的子宫口已给龟头挤开,从中间重重地穿过去,小颖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合起,立刻,那盘骨的活门又再收窄,把我的龟头紧紧夹在中间,祗痛得我毗牙列嘴,想把阳具拔出来,不过却给盘骨紧紧地锁着,这回真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了。

我痛苦地抬起上身,双手狠狠地把小颖的双腿分开,立刻,盘骨的活门又微微地打开,我顺势一拔,祗听“卜”的一声,龟头已脱出盘骨的封锁。

我舒服地透了一口气,小颖的子宫给我一撞,也得她子宫内阵阵酥麻,她的子宫从未被侵入过,祗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软软骚麻感由子宫内直心胸。立刻,她有一种泄尿的感觉,她死忍着,但好像一个失禁者似的,她的淫水已不能控制地流了出来,祗把小颖羞得满面通红。

随着小便的感觉,她全身的精力也彷佛冲了出来,她虚脱地瘫软在地上,连呼叫的力气也没有。

在一边的羞红了脸并且早脱光了的雪莲害怕了,只见她把姗姗慢慢地扶起来,珊珊微微张开双眼,有神无气地看了雪莲一眼。

“你怎么样了?”雪莲急问:“你觉得怎样呢?”

“没甚么?”珊珊气若游丝地说:“我祗不过被老师插得死了过去,啊!我这次真的舒服死了!啊!雪莲,你快看看小颖怎样,不要给他插死才好。”

而这是小颖正被我按着,我那粗硬的的阳具正在小颖饱满而窄小的阴户内进出,小颖亦好像死鱼似的,双目紧闭、口角流液。
莲急忙上前喝止,但我正专心的抽插着,根本听不见雪莲的叫声。雪莲顺手居然又把我推了起来,还居然弄疼我了,这时我怒蛙似的阳具猛的脱出小颖的阴户,小颖的阴道就如同一个深洞,不停地抽搐着,从洞口流出一团团乳白而带着血丝的阴液,从她的阴户和腿溢流。她的阴洞每一次抽搐便缩小一点,最后恢复成为一个幼细的小孔,她那鲜红的小阴唇也缩回洞里去,祗留下大阴唇轻微地抖颤着。

我拉着她的头发猛的往我这里一使劲,把雪莲扯得直向我的怀中扑来,一个香郁郁、软绵绵的美女胴体,投进我的怀里,我也不客气,双手已握着她一对坚挺的乳房,玩弄着她小小的乳头雪莲突然狠狠地在我小腹上一扭,祗痛得我大怒起来,一把将她的左手扭在背后,把她的上身按得俯下头去,我的阳具已藏进她肥大的臀中,好像热狗似的夹住,她的臀部给我按得耸了上来,两个好像乳球似的大白屁股高高耸起,我狠狠地朝她的屁股上打下去,“啪”的一声,屁股上的嫩肉给打得抖抖颤颤,在白得发亮的白肉上留下一条条红色的指痕。

雪莲哪曾给人如此打过她非常愤怒,但好像给人打的滋味还很不错,祗觉得给我打过的屁股火辣辣的非常疼痛,但痛苦中却有无法形容的快感从被打的地方传到她的子宫,她从没有试过这样的滋味。她扭动着她滑溜丰满的屁股,把藏在股中的湿淋淋阳具磨得不停扭动,我以为雪莲又要挣扎打我,便无倩地把她的手尽力向背后推,祗痛得雪莲的眼泪也冒了出来,我不停地拍打着她的屁股,又伸手捞起她垂吊向下的大奶子,也不管她痛不痛,狠狠地把那滑如凝脂的乳球乱扭,祗扭得她又痛又骚,呻吟起来,也不知她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

我从雪莲的高耸的屁股下看到二片肥厚的嫩肉,那二片嫩肉已张了开来,如同张开了的口,一股滑潺潺的淫水从里面源源渗出,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握着胀红的大阳具便向她的肉洞狠狠一塞,“吱”的一声,整根九寸长的阳具一下子连根插了进去。

她的阴道好像要和阳具角力似的,阴洞把阳具向下拗,而阳具却向上挑,把磨擦力增加了不小。我毫不怜惜地狠命抽插,尽管雪莲不停挣扎,我牢牢地按着她的屁股,使她不能逃脱,我的小腹不断触着她肥美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中间又加插上“吱唧,吱唧”的水声,和雪莲的呻吟声,令我更加亢奋。

雪莲的阴户给我从后面抽插着,每一下都把她的子宫顶到胃部去,我的小腹拍着她的屁股,卵蛋也拍击着她的阴户,她的屁股不停地被我拍打,被拍打的地方由痛苦变为快感,更增加她的淫兴,她的淫水不断流出,被活塞也似的龟头挤得喷了出来,点点滴滴地溅射到我的小腹上,把我的小腹糊得湿淋淋的。

雪莲已无法承受那极度的刺激,她开始想逃避,她挣扎着卧躺下去,想摆脱我对她阴道的抽插,但给我捉住纤腰,把她的屁股抬得高高的,她祗好像狗一样爬着,但我却一步步的跟着,一边抽插、一边用手抽打她肥白的屁股,像赶狗似的,使雪莲始终没法摆脱我插在她阴道内的阳具。

雪连的淫水好像特别多,随着她的爬行,一滴滴地流在地上,使地面上好像用水画了一个圆圈似的。每当她爬行时,随着腿部的摆动和阴道扭曲,就把埋在里面的阳具拗得左右屈曲,更增加我的快感,我已经亢奋得不得了,我加速抽插的动作,使阳具及龟头尽量享受磨擦的快感。

雪莲就如同垂死的野狗,无力地绕着圈子爬行,她的子宫被强烈的抽击而开始痉挛起来,这时我的高潮也开始来临,我的阳具向前伸长发大,把本来填得满满的阴道撑得更胀,龟头突然向上一挑,把子宫好像要由腹内挑出来似的,一股又劲又热的精液疾射而出,“啪”的一下溅在子宫壁上,好像要把子宫射穿,立刻带给雪莲从未有的高潮。她的子宫何曾给这样劲的精液喷射过!!

那又热又浓的阳精把雪莲射得魂飞魄散,狂1烈的高潮疾升而来,顿时也阴精狂泄。

这时,我的阳具又一次强烈的跳动,又有一股疾劲的阳精再次射出,把她射得全身皆酥,另一个高潮再次升起。我的射精在持续着,一连喷了三、四十下,然后才慢慢静止下来,祗射得雪莲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双眼反白、四肢酥麻,软软伏在地上,出气多、入气小,就连高耸的屁股也无力放下。

我射完精后,她还不停地把仍然胀硬的阳具夹住,细意回味高潮的快感,直至好一会,我的阳具软化缩小,才给缩小的阴户肌肉挤了出来。

我的阳具和雪莲的阴户已给精液阴水糊得不成模样,一团团倒流的精液由雪莲微张的阴道中流出,在乳白色的液浆中夹杂了一粒粒杰杰的黄色如西米露似的精子堆,沿着向下的小腹流去,流过雪莲的乳沟,掉在她伏在地上的两堆肉球下面,把她两个乳房浸在浓稠稠的精液上……至于后来的故事,大家可以猜到了吧。我不只给了她们及格,还是今年的优秀毕业生呢,哈哈小颖还经常来看我(当然是我老婆不在家的时候,这小荡妇看来上瘾了)姗姗到了招远金矿工作去了,雪莲干什么去我就不知道了……好怀念这三个学生呀……不过我在今年的新生中又发现了几个好苗子。

【完】

      14717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