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破案的关键居然是做爱】【中篇 第一章】【

【破案的关键居然是做爱】【中篇 第一章】【


作者:mihiro穗香 字数:12662

第一章

天河市新城区的一栋二层小别墅里,阳光透过窗沿射在床上赤裸着上身的男 人身上,也许是昨晚的狂风骤雨太猛烈,躺在男人身旁略显娇小的女人此时睡得 很香,今天的阳光显得有些刺眼,男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身旁熟睡的女人 美丽的面庞,粗大的手变得不老实起来,轻轻地晃了晃女人的香肩,女人没有任 何反应,男人把手放进被窝,温柔地揉弄着女人的娇嫩的酥胸,闭上双眼陷入了 遐想中。

按照惯例,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故事的主人公。刘忻,一名警察,好吧,准确 来说应该是以前是一名警察,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现在嘛,他早已经离开了 刑警队,用这些年的积蓄在天河市开了一家私人侦探所,生意嘛,也就那样。说 来也奇怪,他这个私家侦探做的事儿还真有点福尔摩斯的意思,虽然有时候也接 调查外遇之类的活,不过大多时候还是在帮助天河市警队破案,虽然离开了警队, 不过刘忻对案件的那种感觉可是丝毫没有减退。以前在刑警队的几个兄弟碰到棘 手的事情总会想起他来,他也基本上不推辞,谁叫刘忻是他们的老大哥呢。

两年前,因为一些事情,他离开了警队,在兄弟们的力挺下,开了现在这家 私家侦探事务所,起初生意不是很好,呵呵,这是当然的,一个出生茅庐的人想 在这个圈子混起来,难度可想而知,闲来无事的时候,兄弟们总会给刘忻找一点 事做,刚开始还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也就爽快地答应了,这脑子啊,久了不动 就会迟钝,反正也是闲着,灵活下思维也不是坏事。不过之后,刘忻所接到的案 件越来越难弄,有时候甚至他都在怀疑自己的身份,明明已经离开了警队,却还 干着以前的事情,想来也是窝火,明明是自己破的案,功劳全给那几个臭小子了。

命运真的很会开玩笑,就在刘忻准备撒手不管的时候,她出现了。

记忆的闸门打开,刘忻的思绪慢慢地回到了三年前的初夏,当时天河市警队 分来了一名女实习生,刘忻所在的天河市刑警队四组里本来也就没几个女人,再 加上相貌和身材出众,夏琳自然会引来不少单身男青年的目光。就在刑警队的大 门口,刘忻第一次见到了这个美丽的女孩儿。

「刘组长,你好,我叫夏琳,是天河市警校的实习生」,一个穿着很青春的 女孩子走了过来。

刘忻:「哈哈,实习生啊,不要紧张嘛,到这里就像到家一样,有什么大家 都会帮你的。」

夏琳:「我,我没紧张呀,嘻嘻。」

刘忻:「还说不紧张,你看你的腿一直在抖,不过没关系,来这儿的实习生 基本上都这样,过几天就好了。我也不逗你了,咱们先进去吧,我给你找个位置, 这三个月,你就由我来带」。

刘忻带着夏琳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因为他是组长,因此有一间独立的房间办 公。

「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个空位,你就先在这里办公吧,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刘忻环视了一周,走到一张暂时没有人坐的空位上。

夏琳:「嗯,谢谢组长,以后还要多多指教哦」。

刘忻:「诶,我也大不了你几岁,以后我们单独处的时候就叫我忻哥就好」。

夏琳:「这个,我,我」,刘忻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人家可是在 校大学生啊,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弄得这么尴尬以后还怎么相处。

刘忻:「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叫组长我听着不习惯,没别的意思,你别瞎想 啊」,刘忻这是典型的做贼心虚,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说话间却一直两眼放光 地看着夏琳。

夏琳:「嘻嘻,我可没瞎想哦,是忻哥你自个儿乱想了吧」,夏琳的话让刘 忻尴尬至极,不过听到夏琳叫自己忻哥,刘忻心里还是暖暖的。

夏琳:「忻哥,你在想什么呢,嘻嘻,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咯」。

刘忻:「啊,嗯,今天暂时没什么事,你先走吧,明天记着按时来上班,对 了,这是办公室的钥匙,你拿着」。

夏琳:「嗯,知道了,再见,忻哥」,刘忻说话变得吞吞吐吐,夏琳知道自 己此时待在这儿是个错误,所以很识趣地离开了。从窗户看到夏琳走出了大门, 刘忻这才长舒一口气。

「靠,干什么玩意儿,一向沉稳的自己这是怎么了,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 就把自己搞成这样,简直是荒唐」,看着女实习生走远,刘忻忍不住给了自己一 拳。不过,刘忻虽然嘴上自责,可是下身那话儿早已无可抑制地站了起来,在裤 裆里撑起了小帐篷。

「唉,淡定,一定要淡定啊」,刘忻暗自提醒自己切不可乱想。

第二天,刘忻按时来上班,在走廊上同事们都向他投来有些别样的目光,说 是羡慕也不全是,有些还带着些许的嫉妒。刘忻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 他开门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他就完全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果然是夏琳的原因, 今天夏琳的穿着可以说是清凉至极,雪白的吊带背心,火辣的牛仔短裤,可的发 髻,这简直分分钟秒杀宅男啊。

「你,你来了」,看着夏琳火热的装扮,刘忻吞了吞口水,结巴地说。

夏琳:「嗯,早到了。今天忻哥穿的蛮帅嘛,怎么,有好事,嘻嘻」。夏琳 今天显得放松了许多,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紧张和拘谨,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昨天才 来警队的实习生,反倒像是和刘忻工作很久了的搭档。

刘忻:「我每天不都这样吗,倒是你个丫头片子,穿成这样,你想干嘛,这 可是警局」。

夏琳:「诶,警局怎么了,警察就不能穿这样吗,再说我觉得这身没什么呀, 是你们男人太色了」。

刘忻:「诶,我说你这丫头还有理了,快点,给我去脱了」。

刘忻又不经意间说错了话,夏琳今天这打扮已经够清凉了,要是再脱的话, 估计性质就该变了。刘忻知道说错了话,只好一言不发,甚至不敢正视夏琳。

夏琳:「我的大组长,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吗?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脱,你 就不怕流鼻血啊」。说话之间夏琳站起身来,作势要脱衣服,这让刘忻真有些措 手不及,夏琳这么说也是有资本的,就相貌而言,虽然算不上美若天仙,但绝对 算得上是一个,身材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夏琳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那魔鬼般的身 材,纤细的柳腰,娇嫩的酥胸,浑圆的屁股,正所谓是前凸后翘,身上基本上没 有什么赘肉,要是真在刘忻面前脱了的话,这位目前还是单身的刑警队四组组长 保不齐还真会流鼻血。

刘忻:「够了,你这丫头,你还真以为这是玩呢。听好了,这是警察局,别 的我不多说了,给我好好工作,我马上给你发几个案例,你好好想想,等下给我 说说你的看法。」刘忻实在是不想再和这个小妮子说下去,用严肃的口气说道, 这样至少可以不让夏琳继续疯下去。而夏琳也感觉到刘忻有些不高兴,也就立刻 终止了玩笑。

夏琳虽说爱开玩笑,但工作起来那是相当认真,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两个小 时,而这期间,夏琳都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甚至没有喝一口水。这让刘忻感到 欣慰,他开始对眼前这个女孩儿有了相貌和身材之外的好感。

刘忻:「来,看了这么久,累了吧,先喝点儿水,刚刚我说话可能重了些, 你别往心里去啊,反正你来实习,我就尽量交给你一些东西,以后也用得着」。

夏琳:「忻哥你说得对,我是警校的学生,来这里是为了学东西的,是我不 对,我不该那么任性,下午我就换衣服」。

刘忻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儿是如此地懂事理,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电脑 屏幕,女孩已经快看完了所有的案例,这些案例都是刘忻从历年的大案中精心挑 选的,无论是案情还是真相,都比较复杂,本来是准备给夏琳看一个星期的,刚 才夏琳的挑逗让他有些生气,冲动之下才全部传给夏琳的,没成想夏琳居然在如 此短的时间里就看完了。夏琳在这方面的能力着实让刘忻佩服不已。

「忻哥,你这里案子怎么都这么伤脑筋啊,终于看完了,真是累死人啦」,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夏琳伸了个懒腰,然后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刘忻,带着撒 娇地说道。

刘忻:「好,太棒了,我没看走眼,你很不错,稍微休息一下,你给我讲讲 你对这几件案子的想法」。

「嗯,没问题,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夏琳回答得很自信,刘忻很高兴,要 知道一个警察没有自信是万万不能的。休息片刻之后,夏琳开始一本正经地给刘 忻分析起来。

「嗯,这件案子分析得很到位,很好,那么接下来是新城区高档公寓杀人案」, 看得出来,刘忻对夏琳的分析很满意。

夏琳:「这件案子我觉得凶手最大的错误就是在不在场证明居然是利用火车 和汽车时刻表,汽车也就算了,真搞不懂为什么他会选择火车,要知道这可不是 日本诶。另外,嗯,这件案子里面的凶器我觉得很有意思,我想当时你们怎么也 不会想到凶器会是那个吧,而且嘛,我觉得这个凶器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我猜当 时你们应该是用了什么方法让凶手自己承认了,嘻嘻,我没说错吧」。

听完夏琳的分析,刘忻一时间有些说不上话来,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妮子 居然有如此能力,的确,只有为数极少的人才知道这个秘密,当年正在愁凶器的 事情时,凶手居然自己认罪了,警方分析得凶器和夏琳所说的一样,不过有一点 夏琳说错了,那就是警方并没有用任何方法,凶手是突然认罪的,当时警队上下 还觉得莫名其妙。

夏琳:「忻哥,看你这表情我就知道我说对了,怎么样,妹子我没让你失望 吧,嘻嘻」。

刘忻:「妹子,哥这次是真的服了,你太棒了,哥相信你以后一定会变得很 出色」。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在夏琳的要求下,刘忻亲自开车 把她送回了住处,而这个时候,古灵精怪的夏琳又使起了坏心思。

刘忻:「好了,到家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下吧,下午就不用来了,明天记得 准时,另外,穿得正式一点儿,我是为你好」。

夏琳:「这就走啦,你不想上去看看?我是一个人住的哦,再说了,让我去 换正式一点的衣服,你不上去盯着,我哪知道哪件衣服符合你的标准呀」。

刘忻:「别闹了,好好回去休息,衣服的事情嘛,你这么聪明,肯定懂的」。

夏琳:「诶,我说忻哥,你就别装了,刚刚在办公室我可都看着呢,你难道 不想看我换衣服?」,夏琳看着周围没什么人,就大着胆子说出了这句露骨的话, 刘忻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挑逗,只不过他的理智占了上风,他明白,对夏琳这样的 挑逗,唯有严肃的表情才可以抑制。

刘忻:「我警告你,哥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你要知道你再这样下去的后果是 什么,别到时候后悔」,夏琳不是傻子,她当然知道刘忻说的后果,要是在平时, 可能还会继续开玩笑,但是刘忻严肃的话语让她还是打消了继续的念头。

夏琳:「知道啦,真是的,每次开玩笑都这样,没意思,哼」。

刘忻:「唉,终究还是个小孩子,好啦,听话,赶快回家好好休息」。

夏琳:「哼,谁要你管啊,真是的」。

刘忻:「呵呵,果然是个小妮子,没长大」。

夏琳打开车门,没有搭理刘忻的关心,气呼呼地头也不回地走了。看着夏琳 远去的背影,刘忻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然后发动汽车回警队了。

第二天,刘忻照常来到办公室,没想到夏琳真的换了一身标准的职业装,虽 然少了几分,但多了几分韵味。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夏琳认真地跟着刘忻分析各 种案件,两人的感情也增色不少,当然,只是相互之间的好感,仅此而已。平常 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刘忻也渐渐习惯了每天送夏琳回家,直到夏琳实习期结束 前两周的一天,两人的关系才有了进一步的变化。这天恰逢是刘忻的生日,几个 兄弟决定给他庆生,这段时间一直跟随刘忻的夏琳显然不会缺席。在简短的庆生 宴之后,夏琳提议去唱歌,而正是这个决定,让她和刘忻的关系有了质的改变。

「忻哥,生日快乐啊,嘻嘻」,这一天是刘忻的生日,夏琳和几个兄弟应邀 参加生日派对,吃完饭,大家一同去了C区的一家KTV唱歌。在一片欢歌笑语 中,夏琳送上自己的生日祝福并送上专门为刘忻准备的生日礼物。

「谢谢小美女,谢谢兄弟们」,对于夏琳的祝福和礼物,刘忻欣然接受。

「夏琳,我们老大可是垂涎你很久了啊,你要不要表示表示啊,哈哈」,说 话的这个人叫做黄俊,身高:一米七三,是天河市刑警队四组成员,进入警队以 来,一直跟随刘忻,为人耿直,不过在分析推理案件方面稍微欠缺)「就是啊, 你这么漂亮,老大又这么厉害,真是郎才女貌啊,哈哈哈哈」,这次搭腔的是一 个高个子男人,和黄俊一样,也是刑警队成员,叫做高元,在队里,他身高方面 占优势,净身高达到了一米八五,同样跟随刘忻,法医专业,分析推理方面虽有 欠缺,但总体比黄俊好些,在刘忻退出警队后,高元转职为法医。

要说夏琳今晚的打扮还算清纯,白色衬衫加上一条深蓝色的牛仔短裤,再配 上一双运动板鞋,简直就是标准的学生装扮。也许是因为夏琳前凸后翘的绝妙身 材,这样的装扮穿在她的身上,莫名地多了几分性感。

「别听他们胡说,诶,我说你们是不是想挨揍啊」,刘忻连忙向夏琳解释, 然后狠狠地瞪了一眼黄俊和高元。

夏琳:「诶,我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喜欢你呢,还是说,你嫌弃我」。

夏琳的声音有些颤抖,说到后面甚至还有些哽咽,弄得刘忻一时间不知道该 说什么。

「我,我,我哪有嫌弃你,好了,你别再乱开玩笑了」,刘忻又一次结巴了, 这种情况最近经常发生。

黄俊:「我说忻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姑娘都表白了,你还矜持什么 呀」。

高元:「就是呀,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你不要,兄弟们可就不客气了啊」。

刘忻:「够了,你们给我闭嘴,这事儿到这儿就结束了,要是再敢乱说,小 心我回头收拾你们」。

夏琳:「真是莫名其妙,想到你生日,给你开个玩笑嘛,怎么这样啊,真是 的」,看到刘忻是真生气了,黄俊和高元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听见夏琳在一旁不 停地嘀咕。

刘忻:「跟你说了很多次了,不要乱开玩笑,还有你们两个,这丫头疯,你 们也跟着疯,唉」。

黄俊:「好了,好了,气氛都没了,不管怎么样,今天是咱忻哥的生日,刚 才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大家不要受影响啊,来,喝酒」。

高元:「对对对,大家都玩儿开心啊。诶,琳琳,你好像没喝酒哦,来,我 们走一个」,黄俊和高元看着场面有些尴尬,纷纷跳出来调解气氛,把夏琳称为 琳琳,这样会显得更加亲近一些。

夏琳:「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黄俊:「诶,琳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嘛,高元都已经举杯了,你应该也举 杯才是啊,而且一两杯啤酒,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高元:「算了,我们也不为难琳琳了,这样,我这一杯算我自己的,你作为 今晚的第二主角,好歹也意思意思吧」。

夏琳:「我,我,我真的不能喝酒,饶了我吧」。

在警校学习期间,经常听到外校某某女生因喝酒而被同学轮番肏穴的事情, 所以夏琳随时保持着高度防范状态,那段时间夏琳几乎是滴酒不沾。当高元说到 第二主角时,刘忻恨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夏琳则是表现得非常坦然。

黄俊:「哎呀,别说那么多了,今天是忻哥的生日,你无论如何也要表示一 下。不用担心,就一杯,之后你喝不喝我们也不会强求了」。

夏琳在黄俊和高元的坚持下,有些无奈地端起了酒杯,要知道一向谨慎的她 在学校可是基本上滴酒不沾的,在外面就更不用说了,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是警察, 况且刘忻也在场的原因吧,夏琳放下了防备,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刘 忻在身边,夏琳就会有十足的安全感。

「好吧,这一杯,我敬大家,谢谢这段时间大家对我的照顾,辛苦啦」,夏 琳咬了咬牙,一仰头,满满一杯啤酒下肚。

「帅气,再来一个」,黄俊故意在旁边煽风点火。夏琳一仰头,一杯啤酒下 肚,那叫一个干脆,但很快小妮子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看到这里,黄俊和高元 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他们早就想尝尝这夏琳的鲜了,两个月来,虽然夏琳经常和 他们执行任务,但他们最多也就和夏琳有过擦肩性质的身体接触,连手都没拉过, 就更别提什么非分之想了。但是今天不一样,大家都很清楚,在KTV里面,彼 此身体接触的机会要比平时多得多,况且不胜酒力的夏琳今天还喝了酒,说不定 还真能如两兄弟所愿。虽然不能上她,但偶尔摸下娇嫩的奶子也还是可能的,对 黄俊和高元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小夏,你没事吧,不行就别喝了」。和黄俊的出发点完全不同,刘忻看到 满脸通红的夏琳关切地说。

「没事,忻哥,我好着呢,来,再次祝你生日快乐,干!」,夏琳已经有点 醉意了,但喝酒的人都知道,越是醉酒的人,越喝得厉害,相比刚才,夏琳喝得 更急促了。

正当此时,刘忻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出去接个电话,等下就回来,你们俩看着点儿,别随这妞乱来」,刘忻 降低声音说道。

刘忻从裤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简单叮嘱了几句,然后站起身走 了出去。

「诶,忻哥去哪儿了?」,此时的夏琳已经基本上处于醉酒状态了,话都说 不怎么清楚。夏琳迷迷糊糊中发现刘忻不见了踪影,含糊地问道。

黄俊:「哦,忻哥出去接电话了,说是过一会儿就回来」。

「琳琳,来,咱们继续,今天要喝个畅快,来个不醉不归」,高元故意提高 声调说道。此时包厢里面只剩下黄俊、高元和夏琳三个人,刘忻的离开对于黄俊 他们来说简直是天赐良机,说话的同时,高元给黄俊使了一个眼色。

「高元说得没错,琳琳,今天难得大家这么高兴,咱们一定要玩开心,来来 来,继续唱歌」,说完黄俊按下了点歌机上的播放键,然后把话筒递给夏琳,因 为是夏琳最拿手的《会呼吸的痛》,所以虽然带着醉意,但还是精准地唱出了优 美的旋律。

「琳琳的歌声简直太美了,我们真是有福气,能让警队大美女亲自献声」, 听着夏琳的歌声,黄俊发自内心地赞美。

「那是,这可是咱前世修来的福分,别人可是想求都求不来的哟」,高元不 忘在一旁附和着。

虽然自己从小到大,每次登台唱歌都会得到不少称赞,不过像这样的话还是 第一次听到,夏琳的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刚刚踏入社会的她哪里会想到比起献 声,黄俊二人更想她献身。

黄俊:「太棒了,琳琳,你这歌声简直像是从天而降,太动听了」。

夏琳:「哪有,俊哥真会逗女孩儿开心呢,嘻嘻」。

一曲结束,夏琳突然感觉脑袋有些眩晕,眼疾手快的高元迅速移动到夏琳身 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在移动过程中,高元的脚狠狠地撞在了夏琳的高跟 鞋的鞋跟上,夏琳一时间失去重心,直接摔了下去。

「哎呀」,夏琳感觉到头昏昏沉沉地,只感觉到自己坐在了某人的大腿上。

对于这样的事情,高元早有预料,夏琳那浑圆的屁股不偏不倚地砸在高元的 腿上,高元顺势把她搂抱住,双手假装不经意地放在夏琳的胸部上,然后马上放 开。

「啊,干什么」,敏感部位被人摸到,夏琳下意识做着反抗,但刚刚急促地 喝酒,体内的酒精早已超过了她所能承受的正常量,现在酒劲上头,她已经彻底 迷糊了。

「琳琳,你没事吧」,看到夏琳眼神迷离,黄俊关心地问了一句,不过他和 刘忻的目的完全不同,他是在确定夏琳的状态,以便决定该不该做下一步的事。

「啊,我,我没事儿,继续唱歌吧」,夏琳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两个人对她 或图谋不轨,但不胜酒力的她已经被酒精麻痹,此时的她坐在高元的腿上手舞足 蹈,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还说没事儿,都醉成这样了,要不你先躺会儿」,高元假装关心地问道, 他的眼神却在夏琳的胸口游离。

夏琳:「嗯,嗯,嗯,嗯,嗯」。

看到夏琳这个样子,高元立刻给黄俊使了一个眼色,黄俊心领神会地迅速坐 了过来,两人把夏琳放到沙发上,然后一左一右地坐在夏琳旁边。

夏琳:「啊,嗯,嗯,干什么,讨厌,嗯,不要」。

挑逗女孩儿对于黄俊来说简直是太简单了,他轻轻撩开夏琳的发丝,在她的 耳根急促地吹气,任何一个女孩儿身上都有很多敏感点,而夏琳的耳根恰好就是 她的高敏感部位,黄俊如此挑逗,夏琳哪里招架得住,很快就不自觉地呻吟起来。

「啊,不要,嗯,好舒服,啊,好痒,嗯啊」,不愧是情场老手,在黄俊的 挑逗下,未经世事的夏琳很快不再反抗,甚至还有些配合。黄俊没有浪费一分一 秒,不经意间,他那粗大的右手已经放在了夏琳的胸部上,轻轻地揉搓起来。与 此同时,高元将手放在了夏琳裸露的上,肆意抚摸。

夏琳:「啊,不要,讨厌,放开我,啊,嗯,啊嗯,不要,弄我」。配合着 夏琳的呻吟,黄俊也很有节奏地喘息着,放在夏琳胸部上的魔爪不动声色地解开 了白色衬衫中间的两颗纽扣,夏琳雪白稚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干什么啊,嗯,讨厌,不要这样,啊,嗯,嗯啊,不要,烦人,嗯」,夏 琳知道自己被人侵犯,但是在酒精控制下,除了放纵,她什么也做不了。

「琳琳,宝贝儿,让哥哥好好爱你,爽,简直是太嫩了」,高元慢慢把手滑 进夏琳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用指尖轻轻地冲击着夏琳的私处。

「啊,快住手,那里,不行,啊,不要,嗯,啊」,虽然在酒精的作用下, 夏琳放弃了反抗,但私处被人碰到,夏琳是绝对不允许的。

「宝贝儿,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忻哥应该早就把你肏了吧,平时哥 们儿也对你不薄,今儿个也给我们爽爽」,说话间,黄俊已经解开了夏琳粉红色 的奶罩,一把将雪白的奶子握在手里肆意揉弄。而夏琳只能发出一声声销魂的呻 吟,做着无畏的反抗。

高元:「你还真别说,这妞还真是个美人儿,奶子这么嫩,你看,咪咪居然 还是粉红色的,你说这下面会不会也是这色儿的?」。

黄俊:「真是奇了怪了,要说我们平时根本碰不到这妞也就算了,忻哥可不 一样,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可是咱的好几百倍啊,怎么守着个美人儿不知道珍 惜啊」。

高元:「这我也纳闷儿啊,唉,总之咱运气不错,要不把这妞上了算了,这 身材,肏起来肯定没得说」。

「适可而止就行了,别太过火,别忘了你我都是干嘛的」,好色归好色,但 黄俊还是知道知法犯法的严重性的。

「啊,嗯啊,不要」,高元的手指在夏琳的下面摸索,轻轻地勾住夏琳小内 内的边缘,慢慢撩开,由于高元的动作很轻,再加上黄俊很老练地在夏琳的两颗 粉葡萄上拨弄,所以直到高元彻底将夏琳的小内内拉开,粗大的手指划到了夏琳 全身最细嫩的穴肉时,夏琳才发现,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我肏,这妞简直太嫩了,我打赌她下面和奶子是一个色儿的,妈的,都湿 成这样了,老子真想肏她」,要说作为一名合格的刑警,是绝对不应该有如此想 法的,现在的高元,在美色面前的他简直就像是一个地痞。

「啊,嗯啊,舒服,啊,嗯」,在高元手指地挑逗下,夏琳的浪叫声此起彼 伏。其实要说夏琳也并不是个素茬,早在学生时代就被开了苞,也没少,现在被 黄俊和高元如此挑逗,下面自然已经决堤了,粘稠的淫水顺着高元的手指留下来。

「行了,咱俩换个位子,老子今天要让这妞好好发发浪」,虽然知道这事后 果很严重,但在美女的呻吟和高元醉生梦死的面部表情的双重下,黄俊终于忍不 住了。

说罢,黄俊和高元调换了位子,高元动作很快,左手迅速抓住夏琳裸露在外 面的奶子,使劲揉搓起来,黄俊也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把手指伸进夏琳下面的丛 林深处。

「啊,啊啊啊,嗯啊,痛,痛,啊啊啊啊啊,轻,轻点儿,啊啊,嗯啊」, 黄俊不愧是老手,简单试探了几下,然后轻轻一捅,手指就轻而易举地钻进了夏 琳稚嫩的蜜道。不过他显然不会满足于此,在抽送的同时,黄俊的手指不停地在 夏琳的肉洞里搅动。私密地带被如此侵犯,夏琳直接大声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痛,痛」,高元附身去吮吸夏琳粉嫩的奶子,也许是夏琳的 奶子太嫩了,高元含着含着竟然狠狠地咬了下去,于是便听到夏琳的一声惨叫。

高元:「这妞的奶子太他妈嫩了,老子差点儿一口给它咬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不过这一次属于高元。夏琳 的奶子被高元狠狠咬了一口,疼得她差点晕过去,气急之下,她把手伸到高元的 大腿之间,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一捏。高元为了舒服,故意叉开两腿,结果夏 琳这一捏,不偏不倚,刚好捏到高元下面的卵蛋,这次该轮到高元了,剧烈的蛋 疼让他声嘶力竭地惨叫起来,也顾不上夏琳了,捂住下体倒在沙发上打起滚来。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痒死了,哥,别停,求你了,插我」,此时 的夏琳的下面早已经决堤了,像个荡妇一样请求着又粗又大的肉棒插入。

随着黄俊抽送的速度不断加快,夏琳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但看到高元痛苦 地在沙发上打滚,黄俊慢慢地停止了抽送,抽出沾满夏琳淫水的手指,然后跑过 去看高元的伤势。

「早给你说过,不要太过火,现在好了吧,你先等下」,高元仍然满脸痛苦 地捂住下体,黄俊赶紧帮醉醺醺的夏琳穿好衣服,他知道刘忻随时都有回来的可 能,既然兄弟都受伤了,索性先把现场打扫了。

「你们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反锁门干啥,敲门儿也不开。你们,人家 可是你们的同事啊」,要说这还真赶巧了,黄俊刚刚收拾好现场,刘忻就回来了, 黄俊在感到庆幸之余,特意看了下夏琳的表情,小妮子没有再呻吟,只是不时地 喘着气。黄鑫这才放心得去开门。

刘忻一进门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夏琳满头大汗,蜷缩在沙发上,旁边的 高元捂住下身来回摇晃。他很快就根据所看到的一切,推理出刚刚在这个包厢里 所发生的事。

黄俊:「忻哥,你在说什么啊,他们只是太累了,睡着了而已,你看你说的, 就算借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啊」。

刘忻:「你小子别他妈给我扯这些,就凭你们两个,想骗我,再等十年吧」。

黄俊:「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了,你想怎么做?」

刘忻:「说实话,真想给你们一人两个嘴巴子,不过趁你们还没有犯更大的 错,赶紧停止。这样,你送高元去医院,我把夏琳送回家,我已经结帐了,带上 他,赶快走」。

说完,黄俊把夏琳抱起放在刘忻的背上,然后扶起沙发上的高元,一步一步 地向外面走去。

刘忻:「小黄,这个你拿着,今晚你可能要辛苦下,好了,路上小心点」。

在KTV门口,刘忻把夏琳放进车里,然后从包里摸出一张信用卡交给小黄, 同时叮嘱他照顾好高元。刘忻对兄弟一向还是很慷慨的。

「刘忻,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在车里,夏琳蜷缩着身体躺在后排座上, 迷迷糊糊地咕哝着。虽然夏琳的声音很模糊,但刘忻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刘忻:「真是的,让你别喝那么多,就是不听,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刘忻把车开到自己家楼下停车场停好,重新把夏琳背起来,无奈地说。

夏琳:「刘忻,我喜欢你,喜欢,喜欢」。

「好好好,我知道,你喜欢我。你在我背上别动行不,真是麻烦」,为了让 夏琳安静下来,刘忻只好敷衍一下。夏琳没有像之前那样安静,而是在刘忻的背 上动来动去,弄得刘忻很难保持平衡,上楼的步伐显得异常的艰难。

刘忻:「唉,真是受不了你,自己不会喝酒就该少喝一点。尽给别人添麻烦」, 喝醉酒的人是很麻烦的,刘忻用尽全力才把夏琳背上楼,开门走进卧室,把夏琳 放在床上。

「你在这儿乖乖别动,我先去冲个凉,看你这个样子暂时也没法洗了,你就 好好躺着就行」,看着床上迷迷糊糊的夏琳,要说刘忻没有冲动是不可能的,他 必须一个人冷静一下。

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传来,刘忻家的浴室与卧室仅有一墙之隔。再加上隔音 效果不是很好,声音几乎无损耗地传到夏琳的耳朵里。

「嗯啊,啊嗯,嗯啊」,也许是刚才没能尽兴,躺在床上的夏琳竟然自己呻 吟起来。似乎夏琳对于这样的水声格外敏感,竟然解开了上衣的纽扣和胸罩,不 知不觉中,下身的牛仔裤也解开了。

「爽,真特么舒服」,刘忻冲完凉刚回到卧室,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他 做梦也想不到只是冲个凉的时间,眼前的夏琳已经是这副模样。刘忻看到的画面 是这样的:夏琳玉体横陈在床上,上衣和胸罩被解开,娇嫩的奶子完全暴露在日 光灯下,胸前两颗粉红色的小葡萄似乎在诉说着青春。不仅如此,下身的牛仔短 裤也褪到了大腿以下,私密处的森林在雪白内裤的映衬下若隐若现,很是诱人。

「你个死丫头,你这是要干什么」,刘忻立刻转身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心静 下来,不过事与愿违,此时他脑袋里满是夏琳赤裸而诱人的身体,他下身的兄弟 也在瞬间变得一柱擎天。

「你不能这样,刘忻,你要冷静,她是你的下属,万不可侵犯」,刘忻越是 想要冷静,心里的欲火就越旺,最终刘忻的理智败给了欲望,他一狠心,转身看 着床上的夏琳,如同一匹饥渴的野狼,扑了上去。

「琳琳,这可是你自找的,你可别怪我,哥也是个正常的男人,既然你这样,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今天就要了你」,在夏琳玉体横陈的诱惑下,刘忻终于失去 理智。

「嗯啊,嗯,啊,啊,忻哥,啊,啊,你知道吗,现在的你比任何时候都要 更男人」,夏琳接着酒劲说出来自己的真实想法。夏琳感觉到刘忻压在在了自己 的身上,很配合地扭动起身体。刘忻也三下五除二地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坚硬的 鸡巴顶在夏琳的私处,虽然隔着一层内裤,但夏琳还是感觉到了刘忻的宝贝。

「丫头,你的身体真是太特马嫩了,哥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刘忻一只手 握住夏琳娇嫩的奶子不停揉弄,另一只手很粗鲁地扯下了夏琳的内裤,然后跌跌 撞撞地闯入茂密丛林的深处。

夏琳:「啊,嗯啊,啊嗯,啊啊啊啊,嗯啊,舒服,哥,快进来吧,草我, 我已经受不了了」。

刘忻:「小骚货,哥这就进来满足你,一定让你肏上天」。

「来吧,忻哥,草我,用你的大鸡巴肏死我吧。啊啊,啊嗯」。夏琳不是那 种太矜持的女孩儿,再加上酒精的麻痹,她自然也就和其他人一样,淫语不断了。

「琳妹子,没想到你下面居然都已经春潮泛滥了,啊,爽,好紧的逼啊,哥 哥我差点都射了」,刘忻抽出已经被淫水湿透的手指,握着硬邦邦的宝贝就插了 进去,夏琳的下面早已经决堤了,在如此强大的「润滑剂」的帮助下,刘忻很顺 利地进入了夏琳的身体,两个人都不是第一次,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尴尬的情况发 生。也许是夏琳的肉道太紧了,刘忻猛地一插到底,瞬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电流 通过,还好刘忻身体过硬,不然恐怕搞不好会真的射出来。

夏琳:「啊啊啊,恩啊,好爽,忻哥的鸡巴好大,我感觉下面快要爆炸了, 好刺激,啊嗯,啊啊啊啊」。

「啊,太特马爽了,啊,啊,让哥来把你肏上天」。刘忻缓了一下,然后起 身跪在床上,夏琳也非常配合地使出练瑜伽时学习的蝴蝶功,这样的姿势让刘忻 的抽送变得异常轻松,夏琳体内流出的爱液从两人的交合处向四处飞溅。

「啊,啊,啊嗯,啊啊啊,舒服死了,啊,忻哥好厉害,大鸡巴肏得我爽死 了。啊,啊啊,嗯啊」。夏琳的叫床声此起彼伏,刘忻也越来越快。

夏琳:「忻哥,你的大鸡巴把人家都快草死啦,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 嗯啊。」

「妹子,你的逼太爽了,我要来了」,或许是太过于兴奋,在几乎疯狂地抽 插了一百多下之后,刘忻感觉精关不稳,立刻把宝贝从夏琳的身体里抽出来,紧 接着一股精液从涨得发紫的龟头里喷射出来,飞溅到夏琳白嫩的屁股上。

「忻哥,你好棒,我爱你」,之后的夏琳两脸通红,迷迷糊糊地说道。如此 激烈的运动之后,夏琳渐渐地清醒过来。虽然喝醉了酒,但之后发生的事她都一 清二楚。刘忻一边抚摸着夏琳那滑嫩的身体,一边仔细端详着小妮子。此时脸上 泛着红晕的她显得格外诱人。

刘忻:「诶,我说妹子,你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

夏琳:「是啊,怎么,这么没自信啊,我喜欢你难道犯法吗,真是的」。

刘忻:「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奇怪,我到底有哪点好了?」

「你好的地方多着哩,我想想啊,你长得帅,又聪明,而且还有那么大的宝 贝,嘻嘻」,说着夏琳伸手把刘忻的宝贝一把抓住,然后用极其诱惑的眼神看着 刘忻,看这架势,这小妮子显然还没有满足呢。

「唉,我以前总是认为花言巧语是男人的专利,没想到女人也可以。好了, 别闹了,时候不早了,今天还要上班儿」,刘忻作势要把夏琳的手挪开,谁知夏 琳死死拽住他的宝贝不放,这夏琳就是个刚出校园的黄毛丫头,而且警校毕业的 学生,多少还是有些力道的,为了宝贝的安全,刘忻只好作罢。

「天啊,怎么这么大呀,我刚才没死还真是万幸。哼,不理人,没情趣,不 理人算了,睡觉」。夏琳着实被刘忻的那话儿吓了一跳,又粗又长,最要命的是 这只是疲软的状态。刘忻装作没听见,夏琳也知趣地蜷缩在刘忻的怀里睡去了。

这就是刘忻和夏琳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在这之后,两人也做了几次爱,平时 也毫不忌讳地走在一起,警队同事多少也猜出了一些端倪。二人也都没有正式确 定关系。一个月后,夏琳的实习期满,临近毕业,学校把她分到了另外一座城市。

刘忻开车送夏琳回学校,分别的时候,夏琳在刘忻的脸上献上了深情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