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美少女学园─明日菜篇_校园情色_

美少女学园─明日菜篇_校园情色_





> 楔子

  抬头望向气派非凡的大门,杉原明日菜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名门学府,圣莱赛纳学园。

  威严的校门爬满了常春藤。当明日菜伫足的时候,许多身穿华丽服饰的学生们
,一贯的进入校门。莱赛纳的学生大多都是名流世家之後,以明日菜的父亲在地方
上没没无闻的大学里执教鞭的背景,可以说是少之又少。由於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
穿制服,所以女学生们大多身着华丽的洋装。

  明日菜缓缓的吐气,然後再度深呼吸,慢慢的朝校地走去。

  广大的校地座落在市内昂贵的地段上。大部分的校地都是由森林与清泉环绕而
成的庭院,校舍、礼堂、餐厅则散落各地。

  步道的两旁种满了樱树,粉红色的花瓣随着微风吹拂,纷飞如雨。一边漫步一
边陶醉的欣赏美景的明日菜,突然撞到一团柔软的东西,失去了平衡。她哀叫一声
,跌坐在地。

  「你走路不长眼睛吗?」

  呢哝软语像针一样的刺向明日菜。

  「对对不起!」

  她觉得对方的声音,隐含着不容旁人分辩或顶嘴的意味。明日菜连忙道歉,抬
头一看,发现那位女孩蔑视的眼光直视着自己,教她动弹不得。

  女孩的背脊直挺无瑕,有着秀气小巧的下巴,长长的睫毛里是一双冷冽的寒眸
。虽然身上穿着一袭奢靡华美的袍子,但是她的丽色比袍子还夺目,浑身充满了高
贵的气质。

  「我」

  明日菜的声音在发颤。她必须错开视线才能道歉。不过,她心想就算我道了歉
,她会原谅我吗?她觉得女孩散发着强烈的王者气息,习惯别人顺从她。就像一朵
皇家大玫瑰,对了,人家说的女王,大概就是形容这种人吧!明日菜心里想着。

  女孩冷冽的双眸斜睨着明日菜。

  「你是新生?」

  「是,我是。」

  「是吗?叫什麽名字?」

  「杉原,杉原明日菜。」

  「原来你姓杉原。」

  女孩轻轻颔首。

  「我是一乃宫由利香。以後走路可要小心些,老是迷迷糊糊撞到人,可会糟蹋
了咱们莱赛纳学园的名声。」

  「我明白了。对不起,学姐。」

  这位名唤一乃宫由利香的女孩,皱了一下纤细优美的秀眉。

  「在这所学校里,不要用这种粗鲁的名词。对高年级的学生,应该尊称姐姐。


  「姐姐?」

  「没错,明白吗?」

  「明明白!姐姐。」

  由利香轻轻点头,说了一声你可以走了,便旋身离去。明日菜小叹一下,把身
子坐稳,同时看了手表一眼。

  「糟了!赶不上入学仪式了!」

  她慌慌张张的翻身跃起,往礼堂方向跑去。当她拐进蓊郁繁茂的灌木丛中,刚
好有个人从灌木丛中走出来。

  「啊!」

  明日菜又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发现右手下好似压着一团柔软。

  「不要紧吧?有没有受伤?」

  男孩的声音听起来忧心忡忡,一只大手伸到她的面前来。明日菜抬眼一瞧,下
意识吞了吞口水。

  男孩的轮廓柔和,眼眸闪耀着内敛、知性、忧郁之光。凛然的眉挂着几分担心
,正看着自己。

  「撞到哪儿了?站得起来吗?」

  男孩又问,明日菜这才回神。

  「可以,不要紧的。对不起,都怪我太莽撞。」

  「别这麽说,我也有错,没看到前面有人。」

  他一面说着,一面扶着明日菜起身。明日菜左手倚着他,正要站起来时,发现
右手掌黏黏的。她转过头去看,吓了一跳。原来她的手正压着一块糊成一团的画布
,看来明日菜把尚未乾透的画给毁了。

  「对不起!我把你的画」

  明日菜飞快的站起,将画布拾起,反射性的试着拭去自己的手渍。当然啦,这
样子只是把画弄得更脏而已。

  「完了完了,怎麽办」

  「算了,别介意。」

  男孩温柔的说,从明日菜的手中把画拿回。

  「反正我也不满意,想把它丢了。倒是你,光用这个擦一擦,手都弄脏了。」

  他没有责怪毁了他的画的明日菜,而且还拿出洁白的手帕帮明日菜擦手。她感
到心中涌起一股热流,浑身一震。

  「很抱歉,弄脏了你的手帕,我真的不要紧,对不起!」

  明日菜飞快的说着,突然把头一低,转身跑开。她的心脏跳得好急好急,一直
跑到看不见男孩的地方,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

  她的指尖,还留着男孩那双大手带来的温暖感觉。

     *           *           *

  「杉原同学。」

  这声音听起来很冰冷,明日菜抬眼,迎上一双带刺的目光。

  「怎麽了?」

  她礼貌的欠了欠身。出言唤她的少女其实是她的同学,没有必要畏缩,可是少
女居高临下,明日菜的气势上跟着矮了半截。

  「能否请你不要丢我们的脸!」

  听起来莫名其妙,明日菜不明所以的拚命眨眼。

  「入学仪式进行到一半,你慌慌张张的跑进礼堂,大家都在看你,而且还穿着
制服!你到底有没有脑袋啊!」

  明日菜答不出话来。当她匆匆的跑离男孩时,才发现搞错方向,迷了路。诚如
她同学说的,她的确是在入学仪式的中途才跑进礼堂的。

  「迟到固然引人侧目,但是你身上的制服,简直成了全校师生眼中的大笑话!
和你这种人同班,真的很没面子,教我拿什麽脸见人!」

  面对少女尖酸刻薄的言词,明日菜显得手足无措,哑口无言。

  「唉呀,你还是没变。」

  突然有个文雅大方的声音,介入她们之间。

  「和美,再不改掉这种阴险的个性,只怕没有男人敢向你提亲!」

  虽然语调轻柔无比,却饱含强烈的讽刺,那位名唤和美的少女皱起眉头。

  「你说什麽?开子,这是什麽意思?」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如果听不懂就算了。」

  这位名叫开子的少女文雅的笑着,向明日菜露出一个笑容。

  「杉原,你不要理她,和美是个喜欢出风头的女孩家,她是因为你太惹眼,所
以心里嫉妒你。我是仓田开子,希望我们成为好朋友。」

  「咦?好啊。」

  开子的措词与口音非常高雅,教明日菜不知所措,不过她知道开子对自己是友
善的。看见明日菜一边口吃,一边点头,开子不由得掩嘴窃笑。

  「别这麽紧张嘛,我们是同学啊。可是我想请问一下,为什麽你要穿制服上学
?是不是洋装来不及准备?」

  突然又有一个人加入她们的谈话。是个长发、绑着马尾巴的活泼少女,她也穿
着制服。

  「穿制服很好啊!我从以前就希望能够穿上莱赛纳的制服!好漂亮喔!杉原,
你是不是也这麽觉得?」

  「是是啊,我爸爸说我穿起来很合适,他很高兴。」

  少女露出心有戚戚焉的表情,拚命点头。她得意的笑着看开子与和美。

  「对啦!我们觉得穿制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别人干嘛多管闲事?刚刚我太
心急,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下条阳子,来自殷实的平民家庭,我是透过体育保送甄
试进来的。」

  阳子爽快的说道,回头对明日菜灿烂一笑。

  见她如此,明日菜勉强挤出了小小的微笑。

     *           *           *

  过了一周,学校才举行开学典礼。不但新生没有人穿着制服,就连高年级的旧
生也找不出一个。明日菜觉得身上穿的这件算是非常适合出席宴会的礼服了,可是
和圣莱赛纳的学生一比,却成了普通的衣裳。

  典礼开始进行了,校长致词完毕後,司仪便开口邀请学生会长上台。1

  就在这个时候,礼堂里的学生们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
在讲台上。

  看到讲台上的身影时,明日菜大吃一惊。

  那是一名女子。正是一星期前的入学仪式那天,明日菜不小心撞上的那位高贵
美丽的学姐,一力宫由利香。

  「各位新生,欢迎你们来到圣莱赛纳学园。」

  不必高声叫喊,她的声音却能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明艳娇丽的洋装以
及她本身散发的气质,在在显露出强烈的存在感。

  明日菜几乎不记得由利香说了什麽,她完全被由利香的身影震慑住,眼睛眨也
不贬的凝视着由利香。

  直到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明日菜才回过神,原来由利香已经致词完毕,从讲台
上下来了。明日菜不由得叹了一口长气。

  不过,并非只有明日菜一个人而已,几乎所有的新生和绝大部分的高年级旧生
,犹自热血沸腾的望着无人的讲台兴叹。

  「明日菜,你想去哪里?」

  典礼结束後,阳子开口唤她,明日菜才调转视线。屈指可数的制服派,大多没
有特殊的家庭背景,加上阳子的开朗个性,二个人相处的堪称融洽。

  「你说什麽?今天不是参加完开学典礼就可以回去了吗?」

  「对啦,所以我才问你等一下要去哪里嘛!我想去网球社看看,没事的话,我
想找你一起去,你对网球有没有兴趣?」

  诚如阳子在入学仪式上说的,她是凭着网球的高超技巧,才得以保送入学,现
在她想找明日菜加入她。

  「其实也不是没兴趣,只是我的运动神经不发达。」

  「安啦,我觉得网球没有想像中的困难,我可以教你喔!」

  「谢谢你的好意,可是今天不太方便,让我考虑一下。」

  阳子活泼又可爱,如果能和阳子这样的朋友参加同一个社团,明日菜也会比较
有信心。可是明日菜对大部份的体育项目几乎一窍不通,加上学校对运动相当重视
,光是网球社,就拥有一个气派的全天候式球场。这里的毕业生多半成为世界级顶
尖排名的职业好手,对初学者的明日菜而言,似乎门槛太高了。

  「是吗?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了,如果你不喜欢,找你去也没有意思。我要去
网球场了,明天见罗!」

  目送阳子神采飞扬的离去,明日菜轻叹一声。现在还不到中午,一个人回到宿
舍似乎太早了些。明日菜眺望着四周的风景,开始漫步起来。这是一个宽阔的庭院
,礼堂很快就被蓊郁的林木遮掩不见。明日菜慢慢的沿着人工小径,走进森林里。

  「嗯」

  明日菜听见微弱的声响,於是停下脚步。

  奇怪的声音。

  「嗯啊!」

  又来了。明日菜环视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

  「啊,嗯啊、啊」

  这次听的更清楚了,明日菜吞了吞口水。

  心脏开始拉起紧急警报。这个声音该不会是?

  她努力安慰着闹烘烘的心跳,轻声靠近发出声音的一角。

  「天哪!喔不,太好了,太好了对,就是那里」

  从灌木丛的缝隙望去,这样一个光景映入明日菜的眼帘。

  距离小径稍远处,有个小喷泉广场。石雕的长凳上,有二道缠绵似漆的人影。

  「啊、啊,不行了,天哪太棒了,天啊」

  呼喊的声音断断续续,少女拚命摇头,她身上穿的洋装,明日菜觉得很眼熟。

  「啊啊姐姐大小姐,再多一点大小姐求求你」

  明日菜仔细一看,那张浮现着欢喜表情的脸庞,的的确确就是高濑和美。

  「喔喔,太棒了对,就是那里,好舒服喔不,天哪,不,求求你!」

  明日菜呆若木鸡,无可避免的看到了不该看的情景。

  在和美的双腿间恣意抚弄的,竟是一名身穿洋装的女子。

  明日菜不敢相信校内竟然会有女同志

  女子轻笑。

  「这里吗?这里怎麽样?」

  「喔喔,天哪对、对,好极了」

  和美弓起身子,大声的呼喊着。

  明日菜毫不自觉的摇着头。

  怎麽会有这种事情?

  她身体僵硬,踉跄一晃,不小心碰到了灌木丛,发出沙沙沙的声响。

  「是谁?」

  锐利的声音似刀飞来,不是和美,是那名女子。

  明日菜下意识的转身飞奔,不管三七二十一在灌木丛中奔跑。沈重的回响在她
的脑海里快速回转,耳朵内满满的都是和美娇媚腻人的鼻音。

  突然她撞到一团柔软的东西。明日菜哀叫一声,就要跌倒。

  「是你!」

  她的手腕被人抓住,似乎想要稳住明日菜,可惜来不及,明日菜已经摔倒在地
,腰间传来阵阵疼痛。

  「不要紧吧?发生什麽事了?」

  明日菜喘嘘嘘的抬头望向那人,一张皱着眉头无比担忧的脸庞出现在眼前。

  她的心脏突然间剧烈的拍打起来。

  是他,入学仪式不小心撞上的那位少年。不但没有责怪明日菜毁了他的画作,
还细心的为她拭去手上的颜料。

  「要不要紧?撞到哪里了?有没有受伤?」

  少年温柔的微笑着,端视着明日菜。

  可是刚刚目击的一切情景重叠在少年的脸上。

  「对对不起!」

  低喊了一声,明日菜的身子飞快的跃起,挣开少年的手便逃走了。

  「等一等!」

  他紧张的声音一直在身後追喊,但是明日菜没有回头,因为她无法解释发生的
一切。

  她不知如何把刚才的事情告诉那个人。

  明日菜跌跌撞撞拚命的跑着。

  她却不知道一双冰冷含怒的精明眼眸一直追逐着自己。

meixin阅